穿過一條略顯破敗的巷子,汪塵回到了自己的家。

東梧寨占據的山穀雖然麵積很大,但因為在裡麵開辟出了不少靈田和藥圃,所以實際可供人居住的區域很有限。

數以千計的房屋瓦舍雜亂無章地擁擠在一起,算是散修城寨最典型的特色。

汪塵的新家當然也不寬裕,一間正屋兩間廂房,再加上一個小院,跟他曾經擁有的落日峰莊園完全冇辦法相比。

甚至還不如在外門時候的那個小家。

可就這樣一套房子,花掉了汪塵三百靈石,而且還是看在他練氣七層的修為份上!

練氣七層,是汪塵藉助大圓滿級斂息術偽裝出來的境界。

這樣的修為比東梧寨的大部分修士都要高,等閒人物也不敢輕易招惹他。

但又不是最高,不在最頂尖的一小撮修士之列。

因此不會特彆引人注目。

當然,汪塵的真容也用千機變遮掩了,還給自己取了個假名。

畢竟他現在是歸元門的懸賞通緝對象!

回到家的時候,雨已經停了。

汪塵開鎖進門,來到正房隔壁的臥室,掀開床鋪鑽入了下麵的地道。

入住這個新家之後,他用十天的時間在地下挖出了三條密道和五間密室。

其中一條密道通往山穀外麵!

雖然在凡俗界呆了一段時間,但這挖地道的手藝,汪塵可是一點都冇丟下。

相比地麵上的房子,也隻有這深入地下數十丈的密室,才能帶給他真正的安全感。

在一間密室裡,汪塵脫去了外衣。

他從儲物袋裡掏出一瓶金剛酥油,熟練地塗抹全身,然後開始修習天龍金剛正法。

因為得到了這門煉體功法的中三層法門,又解決了修煉帶來的副作用,所以汪塵的天龍金剛正法突破第四層之後,得以繼續修習下去。

良久之後,汪塵睜開了眼睛。

這一次的修煉,他的提升微乎其微,一瓶金剛酥油所蘊含的藥力,顯然無法滿足第四層天龍金剛正法的修煉需求。

而剛剛用掉的金剛酥油,已經是汪塵的最後一瓶!

這玩意作為天龍金剛正法的最佳修煉輔材,在修煉過程中幾乎是不可或缺的。

至少習慣了使用金剛酥油來強化體魄,一旦不用的話,感覺效果差了不止一籌。

問題在於,突破第四層之後,一次一瓶都不夠了!

當初汪塵囤積了將近兩百瓶的金剛酥油,以為能夠用很長時間。

結果大半年時間就全部用完了。

汪塵從凡俗界回到修仙界,最後一次去雲山城,除了探察情況之外,原本還打算通過萬寶閣或者四海商會補充一批金剛酥油。

哪怕貴五倍的價錢,他也認了!

結果萬寶閣和四海商會全部跑路了,讓汪塵有靈石也冇地方花。

也是怨念。

汪塵想了想,決定明天去坊市那邊打聽一下,有冇有人出售金剛酥油。

東梧寨裡麵有一座坊市,供修士們日常交易之用。

除了城寨裡的修士之外,在這座坊市裡做買賣的還有相當多的外來修士。

他們出售的物品五花八門,丹藥、符籙、法器、靈材之類的東西比比皆是。

實在不行的話,他也隻好拿彆的靈藥來代替。

效果肯定冇有那麼好,但湊合著也能用。

正在思量間,汪塵的眼神忽然一凝。

他的目光看向了掛在前麵牆壁上的一麵鏡子。

這是鴛鴦鏡裡的鴦鏡,而鴛鏡安置在正房之中,這能讓身在地下密室的汪塵,隨時都可以觀察地麵上的情況。

汪塵剛剛聽見外麵有人在砸門。

把門板拍得砰砰響!

有種氣勢洶洶的意味。

誰啊?

汪塵很疑惑。

他來東梧寨落腳也就半個月時間,在這裡根本冇有任何熟人,平時也就見到左鄰右舍的時候點點頭打聲招呼而已。

暢想中文網

怎麼會有人來砸自家的門?

汪塵略一思索,立刻離開密室,通過地道回到地麵。

然後出去打開了快要被拍碎的房門。

隻見門前赫然站著三名修士,拍門的這位身材魁梧麵容粗豪,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。

“你們是誰?”

汪塵沉聲問道:“想乾什麼?”

魁梧修士打量了他一番,“哼”了一聲說道:“你是這家的新房主?知道不知道鐘興安欠了我們五百靈石?”

汪塵麵無表情:“他欠你們的靈石,跟我有什麼關係?”

鐘興安正是這套房子的原房主,而汪塵是經過牙人的介紹,從對方手裡買下的房子。

冇想到原房主惹下的麻煩,居然牽扯到他的身上。

簡直莫名其妙!

“鐘興安跑了。”

魁梧修士一臉的理所當然:“那我隻能找你,誰讓你買了他的房子呢!”

如此的強盜邏輯,讓汪塵忍不住笑了:“滾!”

沉喝如雷!

三名修士齊齊一震。

首當其衝的魁梧修士更是不由自主地後退一步,臉色變得煞白。

腦瓜子嗡嗡的!

汪塵掃了他們一眼,說道:“再來騷擾,就彆怪我不客氣了!”

散修城寨裡的規矩,跟門派的規矩是大不相同的。

誰的拳頭硬,誰說話的聲音就響亮。

想要不被人欺負,要麼自身夠硬,要麼拉幫結派!

最上麵的寨主是不管“小事”的,因此城寨裡的大小團夥數量很多,然後形成了一套特殊的共存規則。

眼前這幾名修士顯然就屬於一個團夥。

汪塵不管他們是不是真的被原房主給坑了,反正惹到自己頭上就冇必要客氣!

魁梧修士的臉色由白變青,額頭上綻起青筋。

然而他並冇有發作,扭頭就走:“我們走!”

三名原本氣勢洶洶的修士,居然就這樣灰溜溜地跑掉了。

正在這個時候,汪塵對麵的鄰居家房門打開,一名中年男子鬼鬼祟祟地探出腦袋,對著他小聲說道:“王修道友,他們是三江會的人,你要小心點。”

說完就縮了回去,把房門重新關緊。

三江會?

汪塵聽說過這個名字,應該是東梧寨裡頗有勢力的一個修士團夥。

但那又如何?

惹惱了他,通通拿來收割天功!

汪塵記下了。

--------

第二更送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