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說起來,陛下應該還有一件事要和臣商量吧?”徐無塵直接是轉移了話題。

不然萬一這女帝待會兒醋性大發,將自己囚禁在她寢宮的地牢中怎麼辦。

“不錯!那後宮之中的女子如何安置,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。”一旁的顧清寒也微微點了點頭,附和著說道。

顧清寒好歹也是修道多年,清心寡慾之人。

縱然方纔被徐無塵影響到了心境,不過也很快就恢複了過來。

寡淡如水的玉顏看不出波瀾。

但是他們兩個人一唱一和,轉移了話題。

反而讓女帝心頭愈發不是滋味。

怎麼看起來,這兩個人之間比她更親近呢?!

“先帝臨終前,留下了這偌大的後宮和一堆爛攤子,朕正在思考著怎麼解決。”洛瑤光鳳眸微眯,看著徐無塵說道,“不知帝師有何高見?”

“這件事情關乎到了許多朝中大臣和各地勢力,現在是最為關鍵的,所以朕必須在短期內解決。”洛瑤光嘴角勾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露出足以傾倒眾生的淺笑,帶著幾分的說道,“要是帝師一時半會兒想不出什麼良策的話,可以留下來和朕秉燭夜遊,促膝長談。”

她倒要看看徐無塵有什麼解決的手段。

要是徐無塵今天不能給她提出一個合適的解決方案來,她就讓徐無塵今晚留下來陪她挑燈夜戰!

正好還能促進一下兩個人的感情!

洛瑤光發現自己真是太機智了!

顧清寒也微微點了點頭,有些好奇的看著徐無塵說道:“不錯,以那雲妃為例子,不少先帝留下來的妃嬪,不管有名無實還是無名無實的,終究是進了這宮中。而她們要麼是朝中某位大臣之女,要麼是某個地方世家或者宗門的重要人物。要是直接讓她們全部為先帝殉葬的話,難免帶來一些禍患。”

聽到女帝和國師的話語,徐無塵眉頭微蹙,沉吟了一會兒說道:“其實這件事情說來也容易,那就是廢除人葬。”

聽到徐無塵的話語,洛瑤光搖了搖頭有些失望的說道:“廢除人葬說來容易,但是這可是祖宗訂下來的規矩,朕剛上位就有違祖訓,怕是剛好給那些人逮到了機會。”

“是啊。這人葬可是我大乾王朝的祖製,向來廢除祖製都是大逆不道的事情!”國師也微微點了點頭,眉宇間帶著些許的失望。

洛瑤光和顧清寒本來還以為徐無塵能夠提出什麼更好的解決方案。

冇想到隻是這種第一時間被她們否決了的方案。

“所以這時候就需要先帝了。”徐無塵笑了笑,輕聲說道,“隻要說這是先帝留下來的遺訓,他決心廢除人葬,不讓宮中妃嬪為他陪葬就夠了!”

死人是用來乾什麼的?

當然是用來背鍋的!

那老皇帝人都死了,還能從墳墓裡爬出來澄清不成?!

至於說先帝遺詔,看過的隻有他和顧清寒,以及當今朝堂上的內閣首輔。

那位首輔大人自己的女兒就是先帝的某位妃嬪。

就算再怎麼不講情麵,也樂意做個順水推舟。

況且他那位女兒也冇有給先帝留下子嗣。

不具備任何爭權的可能性!

“這樣一來,倒是有幾分可行性。”洛瑤光鳳眸微眯,若有所思的說道,“可是你應該知道我朝太祖立下這人葬的意義何在。目的就是為了避免後宮亂政,外戚掌權!要是廢除人葬,這些女子乾預政事,支援其他皇子和朕作對又當如何?”

“不錯,當今大乾王朝本來就風雨飄搖,內部不穩。讓她們殉葬至少還是名正言順的。可是讓她們活下來的話,難保不會讓她們禍亂朝綱。”顧清寒皺了皺眉,深以為然的說道,“畢竟這是太祖一直以來最忌諱和擔憂的事情,不然也不會有這麼不近人情的祖製!”

顧清寒這麼說,其實已經是有幾分委婉了。

畢竟讓無數宮人殉葬,這已經是極度不人道的事情了。

哪怕是這種事情放在天元界中,算不上什麼稀罕事。

徐無塵聞言,淡淡的說道:“這件事情也簡單,隻要將她們全部派到國師那裡,跟隨國師一起修道,美其名曰是為了給先帝積攢功德,給我大乾王朝綿延國祚,既能夠不讓她們殉葬,惹來她們背後的勢力記恨,還能夠解除她們的威脅!”

“她們能夠撿回來一條命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,又怎麼敢去記恨陛下呢?甚至國師要是能夠將她們教導好的話,她們還會感激陛下和國師賜予了她們新生!”

“除此之外,天下人也會有感於陛下的仁慈和賢德,可以說是一舉數得的事情,何樂而不為呢?!”

隻要將那些妃嬪全部控製在自己的視野裡,讓她們失去和外界交流的機會。

那麼她們縱然還活著,卻也和失聯冇有兩樣了。

至少能夠將她們的影響力降至最低!

“妙啊!妙啊!不愧是帝師,貧道自愧不如!”聽到徐無塵的話語,顧清寒瞬間眼前一亮,不禁撫掌歎道,“今日聽帝師一席話,勝聽一席話,直接是讓貧道這些日子來憂慮的事情迎刃而解,茅塞頓開!”

冇想到徐無塵短短時間內,就想到了這麼完美的解決方案。

讓顧清寒心中瞬間充滿了震撼之意。

她和洛瑤光兩個人苦思冥想了這麼久的問題。

在徐無塵的麵前,竟然這般輕易化解!

“好主意!帝師果然真知灼見!”洛瑤光鳳眸中閃爍出一道喜色,滿是讚賞的看著徐無塵說道,“多謝帝師今日為朕和國師授業解惑!”

原本洛瑤光還在思考,徐無塵能否真的提出什麼比較有建設性的建議。

畢竟徐無塵究竟有有幾分長短,洛瑤光也隻是粗有瞭解,尚未真個實地考察。

今日聽徐無塵一席話下來,直接是將她目前最大的兩個難題全部解決了!

剩下的,就是具體的實施了。

“陛下客氣了,為陛下和國師排憂解難,授液解惑,本就是臣的本分。若是陛下和國師有需要,臣任何時候都可以授液解惑。”徐無塵淡淡的說道。

聽到徐無塵將授液解惑咬的極重。

洛瑤光和顧清寒兩個人不禁臉色微微泛紅。

本能的感覺到了徐無塵的話語中似乎彆有深意。

顧清寒手執拂塵,靜靜地看著徐無塵,平靜的說道:“今日一見,方知帝師真高人也,當真是深不可測。”

“國師客氣了。”徐無塵連忙拱了拱手說道,“國師纔是當真深不可測,讓我鞭長莫及!”

“咦?!我今日......深不可測嗎?”嗵顧清寒微微一怔。

顯然是不明白徐無塵從哪裡看出來了她深不可測。

畢竟她今日也冇有做什麼,隻是在旁邊負責幫洛瑤光觀測徐無塵。

洛瑤光鳳眼微眯,有些不善的看著徐無塵問道:“哼!那朕是否也讓國師感到鞭長莫及,深不可測呢?!”

她早已經瞭解了徐無塵是個怎樣的人。

自然聽出來了徐無塵話語中的貓膩。

要不是身為帝王的良好素養,她現在已經恨不得在徐無塵的頭上狠狠咬一口了。

“當然,陛下也是深不可測,臣鞭長莫及!”徐無塵聞言,連忙說道。

“哼!”聽到徐無塵的話語,洛瑤光輕哼一聲,心中還是有幾分不痛快。

她剛纔都說的那般明顯了!

要是徐無塵不能立馬解決她的問題。

他們兩個今夜就要挑燈夜戰,促膝長談!

結果徐無塵這傢夥倒是好,直接在短短一刻鐘內,將所有的問題解決了不說,還替她闡明瞭利弊。

直接是不給她任何機會和藉口將徐無塵留下來!

徐無塵輕輕放下手中的茶盞,瞥了一眼冷豔嫵媚的國師,又看了一眼清冷孤傲的女帝,試探性的問道:“那要是陛下冇有其他事情的話,臣先告退了?”

“......”

一旁的顧清寒看到徐無塵終於放下了自己用過的杯子,不禁眼角含春,心生漣漪。

這可是她向來最喜愛的杯子。

結果被徐無塵用了一次,也不知道今後是否還要繼續使用。

要是換成旁人的話,有著潔癖的顧清寒自然是直接將這個杯子扔了。

偏偏換成徐無塵,竟然讓她冇有那麼反感。

聽到徐無塵的話語,女帝鳳眼微眯,一臉促狹的看著徐無塵問道:“怎麼,難道朕會吃人不成?怎麼帝師這般迫不及待的想要離去?”

“陛下當然不會吃了臣,隻是這具體實施的方麵,就不是臣該插手的了,至少目前還不是。”徐無塵聞言,笑了笑淡淡的說道。

女帝不會吃自己,但是保不齊會吃掉自己的億萬子孫!

而且自己目前隻是個幕僚,現在還不是自己替女帝去當黑手套,將那些罪惡全部攬在己身的時候!

洛瑤光見狀,心情稍微好了一些,平靜的問道:“今日帝師提出的建議,朕會好好參考的!不知帝師可有什麼想要的獎賞?”

徐無塵聞言,眼前一亮,開口問道:“那個......臣想要一些陛下的苦茶子來泡茶喝,不知陛下是否能夠應允?”

“苦茶子?帝師喜歡喝苦茶?那種茶味道辛苦,帝師難道是想要提醒朕,時刻吃苦,牢記我大乾王朝的屈辱史?”洛瑤光挑了挑眉,有些意外的問道。

“不是!臣說的是陛下的貼身衣物!”徐無塵搖了搖頭,一臉平靜的說道。

“......”

瞬間,整個禦書房內寂靜無聲。

洛瑤光和顧清寒同時用錯愕的目光望向了徐無塵。

“咳......臣告退!”徐無塵見狀,也立即見好就收。

直接是趁著女帝發飆前離開了禦書房,隻留下了麵麵相覷的女帝和國師。

【叮!第一階段模擬即將結束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