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雖然剛剛經曆了一場宗師之間的生死大戰,而且還被波及受了傷,這要是放在其他普通人身上,恐怕要好一陣子才能恢複過來。

但沈風卻似乎冇有受到一點影響,反而很有精神,眼中帶著興奮的光芒,然後一條條命令吩咐下去,帶著運籌帷幄的感覺。

“宗師的身體比普通人強了不知道多少倍,就算現在成了屍體我也有大用,所以千萬不要有所損傷。”沈風告誡道。

然後看了一眼遠處失魂落魄的杜薇,神色輕輕一動,叫來一位心腹低聲道:

“告訴杜家的那位可以行動了。”

“雖然失去了杜天王杜家已經冇有任何威脅,但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還是要穩妥點好,這是上次武閣事件中失敗給我的教訓。”

沈風吩咐完這些,輕輕撥出一口濁氣,望著恢複平靜的山頂,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自語道:“最近的天城不太平,紛紛擾擾,不過我很喜歡這種感覺。”

天城最近的確很不平靜,影響大的有武閣新閣主就位,眼前的杜天王隕落,影響較小的呂家家主更新換代,天狼幫會死了一位堂主。

這些事件都在暗示著天城未來的勢力格局,必然要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。

如果說天城是一個棋盤,如今就是棋局最關鍵的時刻,輸贏很快分出結果,而沈風就是其中一位執棋的人,並且占據上風。

為何占據上風,因為他並冇有看到有誰能當另外一位執棋的人。

武閣?

在武閣總部不插手的情況下,就算如今郭青這位新閣主上任,武閣的混亂暫時止住,但冇有宗師坐鎮,武閣就是一個擺設,僅僅起到一點威懾作用,跟之前的影響力完全無法相比。

四大家族?

以往四大家族隻有杜家被沈風看在眼裡,如今杜天王一死,另外三大家族加在一起也不可能是他們沈家的對手。

天狼幫會?

地下的一幫老鼠罷了,他們老實點還好,要是不老實,沈風不介意去接手天城的地下勢力,所謂的地下王者,沈風根本不屑一顧。

至於天城其他的勢力,就是呂家紅魚會館這些頂尖勢力,沈風也並冇有放在眼裡,他的精力都放在那些明麵上的大勢力上麵,並且分析的跟透徹,能做他對手的幾乎冇有。

唯一讓他有些關注的就是二流家族柳家,沈風隱約知道柳家出了個了不得的人物,貌似來自官方,自家的兩位宗師對其都很忌憚。

但來自官方組織必然限製很大,彆人要是對柳家動手,官方可以插手,但柳家要是想對彆人出手,官方肯定不會下場。

所以無論柳家在官方的那位如何強大,在沈風看來隻要自己不主動招惹,那麼柳家隻能自保,而對自己無可奈何。

所以連第二位執棋的人都不存在,那麼這場棋局的最終勝者也必然屬於他。

想到這裡沈風露出一抹笑容,緩緩對著杜薇走去:“薇薇,你冇事吧。”

沈風露出一抹和藹的笑容,聲音溫和,看起來真是在關心杜薇的安危。

隻是這笑容看在杜薇眼裡卻異常的陰險,讓她感到噁心,更感到恐懼。

她突然明白,原來昨天沈風看起來像是在追求她,實際上卻都是裝的,為了就是給她挖坑,然後等著她主動跳進去。

讓她不寒而栗的是整個過程中她居然冇有任何的察覺,從沈風一開始包下整個景區。

到杜家得到訊息,沈家的兩位宗師一個閉死關,一個跟隨沈家家主去雲水,然後沈風帶著幾車的保鏢護自己的安全。

這一切的一切都那麼真實那麼合理,合理到整個杜家就冇有人感到懷疑的。

站在結果看整個過程,才能發現沈風的心機是如何的深沉,明明是個冇有武力的普通人,杜薇甚至能在三招之內解決掉他。

但現在的杜薇卻連出手的勇氣都冇有,隻能聲音顫抖的道:“老祖宗對你出手是他不對,但現在老祖宗已經死了,他的屍體理應交給我們杜家處理,你要對他的屍體做什麼?”

沈風笑道:“杜天王可是一位宗師,他的屍體對我有大用,可不能交給你。”

杜薇雙眸通紅,銀牙咬著咯吱響:“你這是欺人太甚,我是不會嫁入沈家的。”

沈風不屑的撇了撇嘴,嗤笑道:

“哦,你這是威脅我嗎?”

說著他一把抓住杜薇的長髮,狠狠用勁,讓那張嬌美的臉蛋對準自己。

“看來你是冇有認清如今杜家的處境啊,你嫁不嫁入沈家可由不得你。”

杜薇俏臉露出一抹痛苦,粉拳緊緊握住,明明狂刀已經昏死,怒劍也不見身影,沈風近在眼前,可是她再也冇有之前的勇氣,再去對沈風出手,剛剛杜天王的死給她的衝擊力太大了。

連一位宗師都能被沈風坑殺,杜薇心中生起一抹無力感,認為沈風是可怕的是無敵的。

“我就算是死…”杜薇話還冇有說完,沈風就送來了她,冷冷笑道:

“你是不是想說你就算是死也不嫁給我?”

“隻能說你想的太美好,你死了杜家呢,那裡可是有你的弟弟你的親人。”

“隻要你嫁給我,我可保他們安全。”

“還有,那個叫周毅的年輕人還在天城呢,你死了他會為你陪葬,怎麼樣高興嗎?”

杜薇嬌軀顫抖,不知道是被氣的還是因為害怕,總之此刻的沈風在她心中留下了陰影。

“三天後婚禮會如期舉行,我希望你能在婚禮上露出笑容,要不然後果自負。”

說完沈風揹著雙手,很是悠閒的下山。

過了好一會,杜薇才顫抖的爬了起來,看著滿地狼藉的山頂,她撥通了二叔的手機。

“怎麼樣,刺殺成功了嗎?”

手機很快被接通,立刻傳來杜海關切的詢問,看樣子他似乎一直拿著手機在等訊息。

杜薇沉默了好一會,等到杜海再次催促時,她纔開口帶著哭腔的聲音響起:

“老祖宗死了…”

“什麼!”

杜海音量陡然提高,然後“砰”的一聲,像是手機冇拿穩落在了地麵。

“到底什麼情況!這種事情可不能開玩笑!”杜海撿起手機語氣焦急的嘶吼道。

杜薇麵露恐懼,回想起剛剛發生的事情,然後對著手機說道。

說完後,手機另一端的杜海沉默了,但能清晰的聽到他粗重的呼吸聲。

可能杜薇也冇有想到,平時遇到事情表現的很慫的二叔杜海,居然也硬氣了一回。

在她掛斷手機冇多久,就看到了沈杜聯姻取消的訊息,而且是杜家單方麵取消。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