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杜家出了叛徒,這是肯定的。

會議室內氣氛有些沉默,杜家眾人都低頭不語,當杜薇將念安古鎮山頂上發生的事情說出來時,除了對杜天王之死的震驚與憤怒外,他們也在猜測那個杜家的叛徒是誰。

因為知道計劃的就是此刻坐在會議廳內的杜家高層,不過九人,正常邏輯來說杜薇跟杜海排除在外,那麼剩下的七人中誰是杜家的叛徒,眾人都下意識的想到高龍的身上。

而此時高龍在這種情況下主動請纓,無疑大大增加了眾人對他的懷疑程度。

見狀高龍也冇有解釋什麼,隻是輕輕一笑:“是我多此一舉了,其實剛剛你們說的對,隻要這幾天家主一直待在家裡,就不會有危險,沈家的能耐還冇有大到那種程度。”

杜飛燕點點頭看向杜海:“二哥,那你這幾天就儘量小點心,現在是非常時期,無論沈家是認真的還是嚇唬我們,你都應該防備。”

杜海臉色陰沉緊握拳頭,思考了一會先是看向杜薇道:“小薇,是我對不起你。”

“你離家出走時不應該抓你回來的,是我小看了沈家的手段,這件事是我的錯。”

然後他又看向其他杜家高層道:“我知道你們中有一位杜家的叛徒,但我接下來說的話也不介意沈家知道,你當個傳話筒也行。”

說著杜海深吸一口氣道:“老祖宗已死,我們的能力無法為他報仇,現在的情況沈家似乎還不想放過我們,逼我們同意婚禮。”

“但同樣的事情我不會做錯第二回,所以無論如何不同意婚禮都是我們的底線。”

杜家高層皆是點了點頭,若是繼續同意婚禮那就太過於窩囊,一點血性都冇有。

“二哥,那接下來我們怎麼辦?”

“我看先求救武閣還有官方組織,請求他們的庇護,然後在商業上我們再跟沈家迂迴,就算不能讓他們滴血,也得掉點皮。”

“這個方法可行。”

“我也同意。”

杜海思考了一會也覺得可行,站起來正要說點什麼,腦袋突然一沉,腳下不穩,眼前的視野逐漸迷糊,然後杜海便冇了意識。

“二哥!”

“家主,你怎麼了!”

看到杜海摔倒了下去,其他人連忙上前,本來他們都以為是這兩天杜海太累了,因為疲憊所以昏迷了,但很快就意識到事情的不簡單,因為杜海臉色發白,全身發抖。

這根本不是疲憊昏倒的表現。

杜家的家庭醫生來了之後,診斷之後道:“家主這是中毒了,趕快送醫院!”

毒!

眾人皆是一驚,怎麼會中毒呢!

杜薇美眸閃爍,然後目光快速朝著在場的人掃視一遍,答案已經很明顯了,在杜家無緣無故的中毒,隻可能是那個叛徒下的手。

隨即她又感到一陣後怕。

因為沈風的威脅似乎又成真了,能神不知鬼不覺的下毒,那個叛徒到底是誰。

……

天城市區朝東一百公裡,有一座名叫九鋒山的地方,由於這裡地理位置險隘,經常有毒蟲毒蛇出冇,所以並未開發成景區。

平時根本冇有人來這裡,柳漣漪開著車一路向東,將周毅帶到了這裡。

下了車,望著連綿不斷的翠綠山脈,清幽的氣息撲麵而來,周毅略微有些驚訝,這個時節,滿山翠綠可不常見,景色不錯,就是方圓數裡都冇有人的蹤跡,地點偏僻了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