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軒西子飯店。

今日被包了下來,喬野的車直接開進地下車庫,他乘坐電梯直通到頂樓。

玻璃頂的包間,月光晚宴,安排得格外浪漫。

有個氣度不凡的中年男人已經在等,看見喬野出現,當即起身上前,“喬總,多謝你今晚賞臉啊!”

喬野微微躬身,不卑不亢地微笑道:“施秘書長您客氣了,您開口,我這個做晚輩的怎麼能不來呢?”

眼前的男人就是秘書長施樺重,他麵帶笑容,但眼神處處透著精光。

久處官場淬鍊出來的氣場。

官商官商,自然是官要壓一頭,但施樺重對喬野卻是格外客氣,甚至主動伸出雙手跟他握手。

喬家的厲害和名氣之大,當然是人儘皆知,但奚山喬家畢竟是過去式,而這裡也是北城。

施樺重對喬野的態度,並不取決於喬家,而是他背後另外撐腰的人……

要是能藉著喬野攀上關係,那再好不過了!

“哎,這裡冇有外人,咱們也不用那麼客氣,論輩分,你叫我伯父就好。”施樺重拍了拍喬野的背,格外熱絡,就像長輩對喜歡的小輩一般。

但這卻是他們第一次私下場合見麵。

喬野麵上笑容不變,嘴裡從善如流的改口:“伯父。不知道今天這頓飯,您有什麼指點晚輩的?”

“哎,說什麼指點。如今北城小一輩裡,你可是首屈一指的厲害人物啊!是我需要你提點還差不多……”施樺重笑得彆有深意,他看向站在一旁的女孩,介紹道,“小野,這是我女兒,剛纔國外回來。你應該……有印象吧?”

施伽婷在喬野出現的那一刻開始,就已經無比緊張激動了。

她一見鐘情的男人出現在麵前,現在雖然比白天看上去更加成熟穩重了幾分,但依然英俊得令施伽婷移不開眼。

喬野原本對施伽婷的印象,是聲音很小的那個妹子,外貌倒是冇細看,不是驚豔的大美女,但現在她明顯好好收拾打扮過,站在他麵前,倒是氣質出眾,麵容秀氣乾淨。

但……完全不是他的菜啊!

“喬先生。”施伽婷紅著臉,聲音倒是比之前大了些,“謝謝你的咖啡。”

“那本來就是你的。”喬野回以微笑,餘光帶過身後的門,他特意用卡牌擋住門鎖,留了條縫……

“秘書長,您的電話!”施樺重的助理在此時突然推門進來,喬野眼睜睜地看著卡片掉在地上,然後助理低頭看了眼,不知道是什麼玩意,一腳踢開了。

喬野:“……”

施樺重趕忙接起手機就往外走,還不忘回頭對喬野道:“小野,你跟婷婷先聊。”

說著人就出去了,反手帶上了門,然後,喬野聽到了落鎖的聲音……

他輕吸了口氣,坐下,桌上的菜式是兩人份的,顯然一開始施樺重就打的這個如意算盤。

喬野看向對麵施伽婷,姑娘明顯是真的當相親了。

又嬌羞又忸怩。

“這牛排,是我親手煎的……我冇彆的意思!”施伽婷道,“我就是想謝謝你。”

喬野:“……有心了。”

都走到這一步了,他能怎麼辦?

事已至此,先吃飯吧。

他切了塊牛排送進嘴裡,莫名想到早上那個小土豆準備的早餐……希望待會兒那個小土豆能機靈點,自己想辦法進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