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荒郊野嶺之地,根本就冇有任何的草藥可以使用。

單靠幾枚銀針,根本就不能治癒黑玫瑰如此嚴重的內傷。

念頭至此。

林漠索性大牙一咬。

“艸,真的是便宜你了!”

怒罵一聲之後,他立馬直接巨劍刺破了自己的胸口。

靈氣運轉!

傷口之處,一滴比紅寶石還耀眼的血珠緩緩滲出。

這正是武者最為血脈的根源,心頭血!

隨著此物的出現,林漠的氣勢瞬間一落。

蒼白的臉色之上,豆大的汗珠不斷往外冒。

原本就內傷在身的他,此時又強行逼出一滴心頭血。

完全就是雪上加霜之舉。

林漠強撐著那一股天旋地轉之感,將珍貴無比的心頭血滴入了黑玫瑰的口中。

隨著此物入腹。

黑玫瑰周身死氣瞬間消失的無隱無蹤。

體內原本已經被震的破碎的內臟開始了飛速的融合。

斷裂的血脈也開始自動癒合。

然而隨著她一身內傷被飛速治癒。

其周身的氣勢也變得越來越淩亂。

整個人慢慢的變得臃腫了起來。

不好!

林漠見狀暗呼不妙。

著急為黑玫瑰治療內傷,卻忘記了,她的身體根基太薄弱,根本承受不住他的心頭血。

他本身就是宗師境的高手,加上他一路走來。

先是經曆過太阿血脈洗滌,後又服用了隱世宗門弟子海量的天材地寶級的草藥。

加之行屍病毒的改造,以及在巴山身上之上,再次的肉身洗滌。

種種一切,不僅鑄就了林漠超強的肉身以及恐怖的自愈能力。

其本身的血液便是一種療傷神藥,更何況是血液的根源心頭血呢。

此物,同時也蘊含著他的宗師境的恐怖力量。

如今黑玫瑰服下,完全就行相當於吞下了一枚炸彈。

想到這一點。

林漠立馬讓人將黑玫瑰服了起來,而他本人也立馬盤坐在地,抬手貼在了黑玫瑰的後背。

強撐這發脹的大腦以及那一股強烈的眩暈感。

林漠咬緊牙關,開始為黑玫瑰運氣疏通體內的那股狂暴的力量。

也不知過了多久。

林漠的意識,已經出現了模糊,眼皮也好像被掛上了秤砣一般,不斷的往下耷拉。

此刻的黑玫瑰也終於甦醒了過來。

伴隨著他周身氣勢一震,體內一股強大的力量猛然爆發而出。

而這也成為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
迸發而出的氣勢,直接將林漠推到。

也就林無恨眼疾手快,一把將的虛弱的林漠扶助。

“師傅,你還好吧?”

見到林漠蒼白無神的麵容。

她的心中不由一緊,再次看向黑玫瑰的目光,寫滿了殺機。

“狗女人,竟然敢見我師傅害的這麼慘,拿命來!”

話音落下,他手中那道漆黑的長劍再次顯現而出。

鬼影步啟動。

空中隻留下了幾道殘影。

眨眼之間,林無恨便來到了黑玫瑰的身前。

“給我死!”

一聲嬌喝之下,手中長劍至此而出。

若是放在以前。

黑玫瑰麵對如此迅猛的一擊,根本無力閃躲。

然而,這一刻他竟然下意識的腳下一點。

身體如同鬼魅一般的向後退去,輕鬆的躲開了這致命的一擊。

而正當林無恨打算追擊之時。

身後的林漠突然發聲。

“無恨,給為師住手!”

此話也用儘了他最後一絲精力。

眼前一黑,他直直的癱倒了下去。

林無恨見狀這才放棄了追殺,轉身飛奔而去,穩穩的接住了林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