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忙活到天黑。

林漠的眼皮也變得越來越重。睏意陣陣襲來。

等到黑玫瑰煉製手中最後一份藥汁,再回頭之時。

林漠已經呼呼入睡。

他見過這個男人偉岸的姿態。

以一敵二,力戰宗師。

見過這個男人冷酷的作風。

為了讓自己保密,直接逼著自己吞服下蝕俯丹。

同時也見過他柔情的一麵。

提及家人,那嘴角幸福的笑容,格外的甜。

黑玫瑰見過林漠的種種姿態。

唯獨冇有想過這個男人會像眼前這般,如此虛榮憔悴。

那模樣不由的讓人心痛。

走到床邊,黑玫瑰拾過被子,輕輕的為林漠蓋上。

此時月光正好灑落,銀紗覆改了林漠那俊俏的臉頰。

一時之間,黑玫瑰不由看的出神。

鬼使神差之下,她緩緩的抬起了手臂。

直到指尖觸碰到林漠臉頰的那一刻。

一股酥麻的電流瞬間貫穿黑玫瑰全身,而這也讓她猛的驚醒了過來。

她察覺到自己的舉動之後,她立馬抽回了手臂,麵色瞬間通紅。

應著銀色月光,那嬌羞的模樣,甚是可愛。

“若是能嫁給這樣的男人一定很幸福吧!”

喃呢一句之後,黑玫瑰頓感臉頰更加發燙。

感知了一番四周的動靜,確定冇有外人之時,她緊張的再次抬手。

纖纖玉手輕撫俊臉!

也就在這個時候,林漠突然將手伸向了自己的臉頰。

這一舉動,黑玫瑰如同受驚的兔子一般,立馬慌張的縮手。

心臟猛的開始劇烈跳動。

萬幸的是,睡夢中的林漠隻是撓了撓臉頰,隨後便翻了個身子。

呼吸也變得勻稱了起來。

黑玫瑰被這麼一嚇,也不敢再此處多待。

不捨的看了一眼林漠之後,她便捂著發燙的臉頰,慌慌張張的逃離了此處。

房間內。

再次回覆了平靜。

一直到月上正空,林漠才猛的睜開了雙眼。

倒不是他睡醒了。

而是身體本能的反應提醒他,此時正有危險靠近。

轉過視線。

床邊此時正站著一道佝僂的背影。

林漠心頭一緊,下意識的便想要的取過床頭的太阿。

隻不過這個衝動被他瞬間壓製了下來。

轉而淡定自若的開口道。

“鬼叟前輩,你這大半夜的不睡覺,跑到我房間來。”

“不會是有什麼不良嗜好吧!”

鬼叟微微一笑。

隻不過這笑容在月光的映照之下帶著幾分滲人之意。

“林先生,我聽下麵的人說,你受傷了。”

“老朽便想著過來探望一二,順便幫林現身站站崗。”

“預防心懷不軌之人!”

語氣之間充滿濃濃的關心之意。

但林漠對於這老頭的話,那是一個標點符號都不願因相信。

“勞前輩費心。”

“不過若是有宵小心懷不軌的話。”

“正好我可以試試的這劍還鋒不鋒利。”

順著話語,林漠這才抓起了一旁的太阿。

一道若有若無的凜冽劍氣,飄蕩在的房間之中。

而對於宗師來說,這一道劍氣卻是如同黑夜中的一抹強光。

格外的顯眼。

鬼叟自然也感知到了。

“林先生無恙便好,老朽也就放心了。”

說著他話鋒一轉,帶著關心的神色問道。

“不知道,林先生可是遇到了什麼樣的對手?”

“竟然能讓你也受傷。”

林漠聽到此話心裡暗罵一句。

老不死的!

竟然還想套我的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