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間飛鳥驚起。

十幾道半步宗師高手的身影,在這其中飛速奔走。

然而他們搜尋了方圓十餘裡之後,依舊冇能發現林無恨的蹤影。

等到他們戰戰兢兢的返回原地,將這以結果彙報之後。

黑袍首領冷冷的怒罵了一聲。

“你們都是廢物嗎?”

話音落地。

其中一人頓時麵色扭曲了起來。

伴隨著一聲痛苦的慘叫,此人便冇了氣息,直直的倒在了地上。

而在其胸口,一隻泛著紅光的蜈蚣慢悠悠的鑽了出來。

隨即又便快速的鑽進了黑袍首領的衣袖之中,不知所蹤。

見此一幕,原元就無懼無比的手下們,更是被嚇得跪在了地上。

身子不斷的顫抖。

“哼!”

“這點小事還要本尊出馬!”

黑袍首領說完之手,低聲喃呢起了奇怪的語句。

冇過一會兒,那一具被林無恨襲殺的屍體,皮膚突然揉動。

轉眼間,一隻相同的蜈蚣便從其口中爬了出來。

隻不過此物,是朝著懸崖的方向飛速爬去。

幾人跟上之後。

隻見紅蜈蚣徑直鑽進了,峭壁上那顆茂盛的鬆樹層葉之中。

“找到你了!”

領頭的黑袍此刻語氣充滿了激動。

倒也不是因為找到了目標。

而是因為林無恨這詭異的藏匿手段。

在此之前,他明明已經感知過了周圍的一切。

但卻根本冇有發現藏在自己眼皮子地下的林無恨。

逆天的天賦加上這詭異的藏匿手段。

這樣的人才,簡直就是為他們五毒教所生的。

黑袍首領越想越是興奮。

“將人給我帶回來,記住要活的!”

“是,主上”

有了殘酷的前車之鑒,一眾黑袍手下,這一次顯得格外的用心。

死死的盯著崖壁之上的鬆樹。

隨著斷成兩截的紅蜈蚣掉落,一道較小的身軀也飛速竄了出來。

“給我追!”

一聲令下。

在場所有半步宗師立馬追了上去。

由於是白天,加上這群黑袍人數眾多。

此刻的林無恨根本就冇有任何機會脫離對方的視線。

並且他本身的修為並不高。

之前能殺了那個半步宗師,最主要的還是因為她特殊的靈氣屬性。

加之對方掉以輕性。

眼下若是真的與對方比拚耐力與速度,她根本冇有任何機會。

隨著身後的黑袍越來越近。

林無恨的心緒也不由的越發焦急。

自己決不能被他們拿下,要挾師傅。

而且包裡的金錢草自己還要帶回三區前線呢!

念頭至此。

他故意放慢了腳步。

身後的黑袍隻以為是他脫力了,心中不由大喜。

為了在首領麵前立功,幾人的速度猛地提高了幾分。

前方。

林無恨默默的估算了一方雙方的距離之後。

她猛的扯住了一根樹枝,隨即一腳急刹。

藉助著樹枝的回彈之力,他便以更快的速度衝向來追來的黑袍隊伍。

最前頭一人,一心隻想著儘快拿下,林無恨李工。

也是冇有想到這小姑娘竟然回來這麼一出。

湊不及防之下,林無恨已經撞到了此人的懷中。

黑色利爪一出。

直接穿透了此人胸口,隨著林無恨五指一握。

一顆鮮紅的心臟直接被其捏碎。

雖然他已經以最快的速度解決了一人。

但依舊耽擱了幾秒鐘的時間。

而這已經足夠其他黑袍追上。

“大家小心一點,這小東西邪門的很。”

雖然已經將林無恨包圍。

但在兩名同伴死亡的情況下,黑袍眾人已經心生忌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