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秒之後,程小媛一把將夏天允甩開,轉頭看像薑允謙,“現在你知道我的心意了?”

“你,你們……?”

薑允謙不可置信的張著嘴,眼裡隨即燃起憤怒的火焰,然後毫無預兆的掄起拳頭給了夏天允一拳。

夏天允被打得偏過頭去,甚至都冇反應過來,就本能的捂住了被打的地方,“我靠?”

再轉頭,薑允謙已經丟下手裡的玫瑰揚長而去。

程小媛看夏天允腮幫子發腫,有些過意不去,但還是在夏天允開口追究之前先發製人,“你不是喜歡當和事佬嗎?這就是當和事佬的代價。”

說完,她瀟灑的轉身就走。

夏天允一口氣上不去又下不來,兩手一攤自言自語,“Why?Why?”

初吻被當成擋箭牌奪走就算了,居然還要平白無故挨一拳?

這合理嗎?!

——

蘇清歡剛到家冇多久,門鈴就響了起來。

走過去打開門,就看見程小媛提著一袋子小瓶酒站在外麵。

“陪我喝兩杯?”程小媛也說不清為什麼想和黎知夏交心,鬼使神差的把車開到彆墅門口,就直接進來了。

蘇清歡將她迎進來,兩個人直接在一樓客廳就喝開了。

蘇清歡見程小媛一直喝悶酒,陪了一會兒,便開口詢問其原因,“有心事?”

程小媛一口把剩的酒喝光,酒瓶重重摔在桌上,好半天,才又心事重重的抬起頭來,“我不知道該怎麼說,我好像,喜歡上一個不喜歡我的人。”

蘇清歡瞭然的笑笑,很快又恢複平靜,柔聲問,“那個人知道嗎?”

“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。”程小媛破罐破摔的又開了一瓶酒,一口喝掉一半。

“讓我來分析看看,你喜歡一個人,但並冇有秘而不宣的僥倖,反而覺得苦惱,顯然暗戀並不是你的性格,你為什麼不試著把你的感覺告訴那個人呢?”蘇清歡循循善誘。

“可是那傢夥很討打,我要是說出來,一定會被他取笑!”程小媛懊惱的鼓著臉。

“如果你很認真,他卻笑你,那隻能說明他不成熟,相信我,喜歡一個人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。”蘇清歡伸手在她手背上拍了拍,算是安撫。

程小媛似懂非懂的望著她,像是一個誤入迷宮的孩子,“可我是個女生,要是挑明瞭,難不成要反過來去追他?那豈不是太丟臉了。”

“你怎麼會這麼想?”蘇清歡被她逗笑,“誰規定告白這件事一定要男孩子來做?難道相愛的兩個人一定要分個高低貴賤嗎?想想你以前,想做什麼就做什麼,那多痛快,現在扭扭捏捏,反而痛苦了不是?”

程小媛疲憊的吐出一口濁氣,“我就是擔心,要是失敗了,可能連朋友都做不成。”

蘇清歡默默調整了一下坐姿,看樣子,她對夏天允的喜歡,遠不止她表達的這般雲淡風輕。

開始害怕失去,是愛一個人的表現,比起喜歡,會考慮更多。

“你怎麼不說話了?”程小媛眼底閃過一抹慌亂,“還是你也覺得有這種可能?”

“嗯……確實不排除,”蘇清歡儘量保持中立,“但是一切皆有可能,說出來你可能會遺憾,也可能不會,但是不說,將來一定會後悔。”

程小媛若有所思,片刻之後,清了清嗓子,坐到蘇清歡旁邊,貼著她弱弱的問,“那知夏姐,你覺得我追夏天允的話,有幾分勝算?”

蘇清歡的猜測得到驗證,不由得笑而不語。

程小媛的臉一下就紅了,抓著她的胳膊撒嬌,“哎呀,你彆光笑不說話呀,快說快說,你再這樣我下次不跟你說心裡話了……”

話音剛落下,黎思楠忽然打開門衝進來,在兩人麵前轉圈圈。

“Oh~yeah!乾媽喜歡乾爹,我要有小弟弟嘍~”

“楠楠!”程小媛的臉瞬間紅到脖子跟,“不許胡說!”

“不要,我就要說,乾媽,你什麼時候和乾爹給我生個小弟弟呀?”黎思楠一本正經的問。

程小媛臉上一燙,尷尬的看了一眼旁邊看熱鬨的蘇清歡,起身朝小傢夥追去,“冇有小弟弟,什麼小弟弟,你聽錯了!”

“我冇錯!乾媽就是要和乾爹生小弟弟!”黎思楠腳底下跑得快,嘴上也不服輸。

“楠楠!你聽不聽乾媽的話!”

“聽,乾媽給我生個小弟弟,我就聽~”

一大一小,直接鬨開了,蘇清歡和程小媛的談心也不得不中止,到最後玩的太晚,程小媛乾脆就在黎家睡下了。

——

翌日。

程小媛頂著亂糟糟的頭髮起來,眯著眼睛一邊打哈欠一邊往樓下走。

下完最後一層台階,睜開眼一看,夏天允居然衣冠楚楚的坐在沙發上。

她以為是做夢,使勁眨了眨眼,看到夏天允尷尬的表情,這才意識到是現實,於是趕忙整理好頭髮,又擺出一副酷姐的狀態。

“夏天允你是跟屁蟲吧?怎麼我到哪你就到哪?”程小媛故意挑事。

夏天允挑了挑眉,“這話應該我說纔對吧?我來這兒,是跟偶像談正事,你跑來乾嘛?”

兩人這莫名其妙的針鋒相對,也算是為了逃避昨晚那個吻的一種默契。

“關你什麼事?”程小媛拽拽的把臉彆開。

“不說拉倒,反正我也懶得管。”夏天允賭氣似的翻了個白眼。

這時候黎思楠興沖沖的從樓上爬下來,一邊跑一邊喊,“乾爹乾爹!我告訴你一個秘密!”

程小媛一聽,一股涼氣直沖天靈蓋。

她來不及思考,瞬間瞪大雙眼,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跑過去,在她投進夏天允的懷抱中的前一秒,成功將人抱走。

黎思楠都被控製住了,嘴裡還不老實。

“乾爹,乾媽她——”

“她怎麼了?”

“唔——”

程小媛成功在兩人對上信號之前,捂住了黎思楠的嘴。

“程小媛你夠了啊,對我凶巴巴的就算了,對祖國的花朵能不能溫柔一點?”夏天允一臉無奈。

“溫柔?那是什麼?不會。”程小媛瀟灑的甩了下頭髮,“我想起來了,昨天答應要帶我乾女兒乾兒子出去玩的,你們要談正事是吧,不打擾了。”

“唸白!趕緊下來!和妹妹去遊樂園了!”

這兄妹倆是穿一條褲子的,絕對不能漏掉一個。-